香港,一座漂著咖啡香味的大城市

香港,一座漂著咖啡香味的大城市

“香港”,說白了,是芬芳的港口。有關這一漂亮名字的來歷,擁有諸多傳說故事。一般覺得最靠譜叫法是,香港這個地方,以往曾是運香、販香的海港,因此得名字叫做“香港”。明代時,香港屬廣東省東莞縣所管,東莞縣內出產一種芬芳香氣撲鼻的沉香木,被稱作“莞香”。

第一次鴉片戰爭以前,香港還僅僅廣東所轄的一個沒名氣的小港口、北海漁村,乃至能夠說成海島,不夠3000人。1841年,英國侵略軍在香港島南邊赤柱登陸後,再向北走歷經香港村時,瞭解本地住戶陳群該點的地名大全,陳群用本地方言回應為“香港”,英軍就以陳群的地區話音HongKong記錄下來,並且用這一名稱叫法海南島。在1842年英中《南京條約》中,香港做為海南島的名字被宣佈明確出來。1856年簽署英中《北京條約》和1898年簽署英中《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以後。香港又從而變成全部地域的名字。

香港獨特的所在位置、政冶情況和歷史人文沉積,及其世界文化與香港當地文化藝術的相融,在近百年快速發展趨勢中,變成一座高寬比興盛的自由港和國際化大都市,與紐約、倫敦並稱之為“紐倫港”,是全世界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關鍵的國際投資、貿易、航運業管理中心和國際性智慧科技管理中心,也是全世界最隨意經濟大國和最具競爭能力大城市之一,在全球具有極高信譽,被GaWC評選為全球一線城市第三位。

香港位於廣東沿海地區的最南,是中國人心裡的一個漂亮的刺青,以前特別疼,如今很漂亮,國內人看見,終有一種防護感、新鮮感。自打1997年重歸以後,香港像一個回家的漂泊異鄉,與深圳、澳門、珠海組合成中國最熱鬧的不夜城市圈,變成中國最神奇的世界個人名片之一。
 

香港咖啡的文化藝術的盛行

 
在全球一切一個角落裡,出色的、有濃厚積澱的、具備民族風格的文化藝術,是最有活力的。中華美食文化就是這般。歷經數千年的歷史時間沉積,中華美食文化,早已變成世界文化寶藏中的一顆燦爛耀眼明珠,具備非常強的誘惑力、感召力和同化作用。儘管香港被英國殖民者執政,可是香港人的飲食結構,持續了潮汕等地的傳統式,卻在殖民者階段持續了出來,與此同時相容並包,慢慢演變為一支具備與眾不同風采的港派幹支流。

香港咖啡起起源於第一次鴉片戰爭前期。英國人及其之後愈來愈多的西方人趕到香港就職、商務接待、日常生活,慢慢擁有在辦公室闔家親之外,找尋一個社交媒體場地的要求,因此,這種在香港工作中日常生活的早已認可咖啡消費文化藝術的群體,推動了咖啡消費市場,咖啡館也經營為之。二十世紀30年代,在香港中環的華人行(ChinaBuilding),發生了許多 新開業的咖啡館——如藍鳥咖啡廳(BlueBirdCafé)——變成富有年青人的聚點,廣受大家喜愛。

在我的許多 文章內容中,我一直注重咖啡與本地經濟發展的關聯性難題,香港都不除外。二十世紀70年代逐漸,香港經濟發展迅速發展趨勢,躍居為“亞洲四小龍”,經濟發展活躍性產生大量的社交媒體要求和度假旅遊群體,西餐店、酒店的很多提升,也在一定水準上推動了香港咖啡coffee hong kong消費的現代化。實際上,二十世紀90年代以前,香港當地人除開電影明星以外,基本上不喝咖啡,大部分香港的土著居民,習慣溫和的廣式茶點、奶茶店、甜品等的日常生活,咖啡的重囗味,讓大部分人無法融入。即便喝,也大部分喝即溶性咖啡,與國內的大城市群體基本上沒什麼大的區別。直至90年代後,之後香港的2-3代子孫後代,到出國留學、日常生活後,產生了西方化的生活習慣,慢慢對咖啡擁有消費市場。

儘管即溶性咖啡,像極了西方國家的罐頭,一開始也僅有香港的英國駐兵在消費。但有一些原先日常生活在東南亞的中國人,及其二十世紀50年代印尼政冶動盪不安的流亡者,逐漸愈來愈多地挑選喝一點咖啡。在印尼這一咖啡生產製造強國,就連最貧困的人也把咖啡作為平時日用品,因而以前在印尼日常生活的那些人,移居香港後仍然維持與印尼一樣的日常生活風俗習慣。在那時候的香港,經常可以看到一些中小型印尼商場,在那裡能夠購到價格實惠的咖啡產品,並且大多數是具備東南亞設計風格的蛋糕烘焙時添加了無鹽黃油的咖啡,焦脆濃郁。
 

傳統式的香港咖啡館消費方式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香港逐漸發生日式風格咖啡館和日本咖啡知名品牌的商品。如UCC、POKKA等咖啡店,她們一般開在日資百貨商店內。受日本咖啡文化藝術危害,這一階段,品類咖啡逐漸慢慢被大家接納。但是,這一階段開出去的咖啡館,更像咖飯店,咖啡館通常供貨各種各樣歷經改進的、具備藝術創意的歐式餐食,尤其是歷經很多年發展趨勢後,許多 具備香港特點的菜品發生在這兒咖啡館內,變成許多 成功男士商談、商務接待、辦公室的停留的地方。晚些兩年後,臺灣的生意人看到了中華民族大陸更大消費發展潛力銷售市場,登島咖啡系的大中型商務接待型咖啡館逐漸進到中國大陸,並快速盛行全國各地。但是,這一時間範圍,咖啡廳的味兒好像僅有一種——虹吸壺煮出去的黑咖啡加奶茶粉粉和方糖,稍注重一些的咖啡館,會給予純奶、鮮奶油。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後期逐漸,香港街肆發生了一些大排擋咖啡,一些香港的一般普通,聚在街頭簡單的咖啡門前,老總用茶壺裝了滿滿的一壺中藥材汁一樣的黑咖啡,倒給圍坐這兒人手執的一次性塑膠杯,乃至磕破了碗扣的茶碗裡,談古論今,專家學者富人的模樣,享有著喝不明白味兒的咖啡。迄今,在香港的一些老小巷裡,還能尋到那樣的咖啡館,裡邊坐下來一群衣著打扮並不時尚潮流的老年人或是成年人,喝著划算的咖啡,聊天大牌明星的是是非非,實際上針對這兒的大家而言,喝咖啡與早茶,早已沒啥差別了。

二十世紀90年代,Starbucks星巴克咖啡、PacificCoffee太平洋咖啡突然冒出在了香港的街邊,之後Mcaffee麥咖啡也跟隨入駐香港,打開了低價位咖啡的先例。

據香港咖啡協會給予給新聞媒體的資料資訊,香港平均年喝咖啡總數早已超出50杯,遠遠地高過大陸咖啡文化藝術最比較發達的大城市上海。據互聯網媒體報導,2010年不夠十年時間,香港的咖啡淨進出口額比前十年翻了一番。如今的香港普通人家,一台現代美式滴濾咖啡機或是一台自動式咖啡機,早已是規範餐廳廚房配備。從而能夠看得出,喝咖啡早已變成許多香港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精典咖啡的浪潮風靡香港

 
這幾年,伴隨著精典咖啡文化藝術席捲全球,香港做為一個國際性通常會,順理成章變成全球咖啡文化藝術的駐紮地。從混業咖啡到精典咖啡的成長與躍居,只是花了不夠5年時間。

大家不會再癡迷價錢貴得嚇人的牙買加藍山和令人感覺恐怖的貓屎咖啡等帶上錢財味兒的咖啡,只是津津樂道咖啡口味、原產地、種類、蛋糕烘焙方法等拓寬到咖啡產業鏈自身技術專業話題討論。假如你發覺如今香港街邊有些人在討論咖啡的技術專業難題的情況下,他很有可能不一定是一名咖啡從業人員。從咖啡顧客逐漸追求完美咖啡的口味,咖啡館的室內裝修也慢慢逐漸單純性起來。香港街邊慢慢多出去許多 Ins風的咖啡館,室內裝修看起來簡易,實際上歷經著名室內設計師精心策劃,每一個關鍵點都無可取代,尤其是總體的咖啡小吧台,逐漸開啟全球一流的咖啡機器設備,例如LaMazzoco、VictoriaArduino、Kees等媲美新款賓士、蘭博基尼的機器設備,不惜重金取悅顧客。更有很多完美咖啡商家,逐漸在店內自己蛋糕烘焙咖啡豆,以確保自身店榮譽出品的咖啡,具備新鮮程度、技術專業度和特有性。

與此同時,香港的咖啡商家,也積極地擔負起精典咖啡文化藝術的宣傳者職責,一方面參與SCAA等國際性咖啡專業認證,持續提升本身的崗位水準;另一方面意味著中國香港,參與各種各樣全球性的咖啡專業技能賽事,與全球商家一較高下,在WBC、虹吸壺、貼畫等賽事中年年獲得了不錯的考試成績,這非常大水平地推動了香港咖啡從業者的總體技術專業度和服務品質的提升。伴隨著自媒體平臺和5G時期的到來,小編堅信,香港咖啡業內會發生更為令人心動的新的景色。